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玩家》里的元青花,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2018-02-07 16:12:34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在2016年《玩家》正式开始建组排练的伊始,剧组全体成员曾赴潘家园进行采风,与收藏圈里的各位“大拿”共同针对剧本进行着进一步的探讨与拿捏——这些专家既有业内有名的学者,也有浸淫其中数十年的爱好者,有专精一道的商人,更有颇具家学渊源的新时代“玩家”,而其赏玩收藏的对象,也同样包含着金石土木,玉器字画,每门每类自称一派,各有各的门道,各有各的讲究——他们共同组成了外人看来一个瑰丽奇异,无所不包的特殊世界,似乎围绕着那些价值连城的古玩宝物,总会有着不为人知的波诡云谲,传闻轶事,足以引申出一台又一台夺宝解谜的大戏。

(《玩家》中的每个人物都有自己所专精的一门,瓷器,字画,蛐蛐儿……每一个人物在现实中均有迹可循,从而令全剧展示出的也是一个更翔实可信的收藏江湖)

所谓的“收藏界”,其实本身涵盖甚广——任何一个颇具规模的城市,总能有类似北京潘家园似的去处,除去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玩物,一些较为常见的物品也同样有着对应的收藏爱好者,连环画、邮票、烟标、卡片,甚至于近二三十年方才出现的各色玩具,都堪可作为藏品出现于陈列架中,虽其中亦不乏价值连城者,可相比动辄数以十万计的珍宝,也只能算小巫见大巫了。

(连环画收集品中极具价值的一册,顾炳鑫绘,1957年版的《渡江侦察记》,如今指导行情也在12万人民币上下——每一行儿,总有“玩儿”的门道路数)

而在北京城的语境之中,收藏又有了些许不一样的含义,渗透进了老北京独特的风韵——玩者乐在其中,外人不明所以。北京向来不缺各色玩家,因玩儿成名,玩儿出名堂的,更是不胜枚举。将对美的意趣,对价值的理解,对收藏的执着以“玩”字概括也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顶级的玩家,往往不为物所驭,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常人难及的豁达。一般的小玩物自已难入这些“玩家”的法眼,在话剧《玩家》中,吸引了一群老江湖眼球的,便是一件可谓是传说级别的贵重器物——元青花。

(“鬼谷子下山”样式图)

即使只生产于距今七百多年前的元朝,元青花的存世数量依然极为稀少,据传正宗的元青花全世界不过300件,而其中价值最高的人物青花罐更是全世界不足10个,都藏于博物馆和私人手中。

元青花的不可复制性还来源于其中一样珍稀染料——苏麻离青,这样的一种化学成分颇为微妙的矿物质钴料带给作品的是一种时至今日仍无法复制的雄浑壮阔。明朝宣德年后,苏麻离青基本已告绝迹,至今仍无人能够厘清其中的所含成分,这也令元青花最为独具一格的制作方式至今仍无可再现。

2005年,一件“鬼谷子下山”人物罐以1568.8万镑,合近2.3亿人民币的价格被拍卖,也令“元青花”成为了一时的社会性热点话题。在《玩家》中,主人公靳伯安所持有的那一只青花有着怎样的乾坤,又有着怎样的价值?所有的一切,我们也都衷心期待着能够让观众在剧院之中见分晓了。

(剧照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