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我爱桃花》——传奇与戏剧结合的成功实验

2018-02-01 14:42:34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北京人艺之于中国话剧的贡献之一,当属对于“话剧民族化”课题几十年如一日的探索与发挥,无论《蔡文姬》《吴王金戈越王剑》等经典佳作,或者近年来《牌坊》《大讼师》等剧目的新鲜尝试,总有着鲜明的“民族化”印记——一言以蔽之,以中国的舞台表现方式,讲述中国的故事,凸显中国的精神内核,能令话剧这样的“舶来品”在中国扎根立足,北京人艺可谓功不可没。



而在小剧场方面,我们同样在做着与“民族化”相关的尝试,《我爱桃花》便算得上是其中颇具独特气质的一部作品,虽然与大剧场戏剧相比,这部作品显得更为跳脱,而终究是一部很“中国”的戏剧——它脱胎自唐人传奇,将一段短小精悍的故事加入了当代人的思考,最终演绎成为一场经久不衰的舞台佳作,从故事本身引申开去探讨的问题竟尔有着跨越时空的奇效。2017年,《我爱桃花》亮相罗马尼亚锡比乌国际戏剧节,从而令我们发现,剧中人所面对着的困境,不仅为国人所理解,类似这样颇具哲学意味的讨论同样能够在国外的舞台上大放异彩。



或许在日后,将有越来越多的戏剧注意到唐传奇这样一座充满人文价值的宝库,从中吸取营养,使之在舞台上绽放出愈发闪亮的光芒。

唐人段成式所著的《酉阳杂俎》中便有“叶限”一篇,堪称之为“东方版的灰姑娘”,其中叶限为后母虐待,穿着金银丝的鞋子偷偷参加集体聚会,鞋子失落为洞主拾得等情节,几乎与近千年后格林笔下的“灰姑娘”如出一辙——考虑到民间叙事的流传性,这样一个故事辗转成为欧洲人耳熟能详的童话似乎不难理解,而这样的故事的存在,也在印证着中国传统叙事中存在不少能够令世界所接受的元素。



宋人陆九渊曾有着“东海西海,心同理同”的论调,这样的观点对于戏剧舞台而言也同样适用,2月10日,自东欧载誉归来的《我爱桃花》将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再度上演,相信在经过不同文化的熏陶洗礼后,本轮演出也将有着更为独特的气质,为日后的戏剧创作提供宝贵的经验。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