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我们用了一百场演出,只为形容当代人的一种困境

2018-02-01 14:25:00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1月14日,北京人艺原创话剧《解药》迎来了第一百场演出,从2013年首演至今,《解药》无疑成为了一支异军突起的小剧场新兴力量,而究其始终热度不减的原因,或许,除了李龙吟、杨佳音愈发娴熟的表演,这部作品本身所聚焦的社会现象也丝毫没有过时的印记,如果我们将都市生活中的种种困惑视作一种“心病”,那么《解药》的名称也就正恰如其分,从两个男人的一点小心思出发,为人们指点一点自我探索后的出路与方向。



从表面而言,这不过是一场“中国式焦虑”,两位主角,一个是“成功人士”,精明干练,坐拥美貌娇妻,却夜不能寐,四处求索一剂“解药”,一个是“青年才俊”,年少得志,事业风生水起,却于心有愧,纠结于最终的选择。从两个角色的人物背景出发,即使我们笃信“众生皆苦,有情皆孽”,似乎这两位有着优渥生活的人物也没有权利因为一点得失而彷徨失态——然而若将他们的需求泛化,替换成为每个人心中的宝贵念想,大概任何人都会深感痛苦,恨不得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高声唱出来,从真实的人的角度来看,患得患失,无法沉溺于过往,也没有抬头向前的勇气,这或许是生而为人舍弃不下的一点通病了。



在《解药》百场之际,主演李龙吟也透露了一点剧中的玄机:


到合成阶段,最后一场戏是“人鬼对话”,由我扮演的赵天池和杨佳音扮演的在戏中自杀的李明伦进行隔空对话。我在前台,杨佳音扮演的李明伯在背景后面,登上一个高梯子,在背景上面露出脑袋,意味着他已经上了天堂。那一段话写的很有些人生哲理,说的是他在天堂里往下看到的人间,悟出的人生道理。可是到了剧场发现:舞台背景高三米三,梯子高一米二,杨佳音登上梯子,脑袋露不出来,“人鬼对话”无法实现。



这一点令人忍俊不禁的意外,最终被调整成了本剧最大的一个亮点,有观众曾连看数场,惊异于这部作品“每一场都不一样”的奇特演出方式——有着相声功底的主演杨佳音在现场总以针砭时弊般的视角戏谑地砸现挂,而在事实上却无论说什么都恰如其分,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最终直指向人性之中的一个内核,我们自应当如同适当保持饥饿般对于世间万物抱有适度的憧憬,却也同样须抱持一份无须强求的从容与安定,1月15日,本轮《解药》演出即将告结束,而这部作品探讨的问题,却总会随着时代的变化常演常新。

(剧照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