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那看似荒诞的一幕幕,恰是历史的真实

2018-01-12 10:48:51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历史永远是戏剧舞台上不可或缺的组成元素——一方面,由于历史记叙的某些诸如“为尊者讳”的传统给予了人们诸多的想象空间,为后世留下了供以臧否的谈资;另一方面,有的历史,本身便充满着戏剧性的元素,这尤以清末以降的近代史为最,由于有了更多亲历者口述记录作为辅证,令历史本身也更加翔实可信,也成为了戏剧创作最为直接的演绎素材。

如果说我们对慈禧西行,乾隆南巡抱有“美食之旅”的误解,那么某些见似荒诞的往事反而有据可查,这些事情的本身便存在着巨大的戏剧冲突与矛盾,将之进行艺术的加工后搬上舞台,便又是一番新的精彩。

京味儿大戏《牌坊》便是这样一部作品,它取材自中国近代的真实事件,编剧刘进元曾与晚清“八大柜”之首兴隆木厂的后人详细沟通,最终成就了这部剧作。

关于《辛丑条约》,我们知道它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而对于条约中的种种细节,却总欠缺了一些了解。事实上,在这部条约的第一条所罗列的,便是一个于大历史无关紧要,却分外值得玩味的要求:

大清国国家业已声明,在遇害该处所竖立铭志之碑,与克大臣品位相配,列叙大清国大皇帝惋惜凶事之旨,书以拉丁、德、汉各文。前于西历本年七月二十二日即中历六月初七日,经大清国钦差全权大臣文致太德国钦差全权大臣。现于遇害处所建立牌坊一座,足满街衢,已于西历本年六月二十五日即中历五月初十日兴工。

德国公使克林德的意外身亡,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日后的一系列灾难性的连锁反应,也成为了西方列强借机侵占中国主权的借口与因由——在条约中,列强要求清政府为克林德修建的是一座纪念碑般的建筑,却最终在官员们的理解下,阴差阳错地决定为一个洋人立起一座传统中象征忠孝节义的牌坊。

这样一桩乍看下令人忍俊不禁的荒唐事,却成就了营造行的一桩悲剧,所谓“啼笑皆非”也不外乎为此了。话剧《牌坊》便以此而展开,在大历史的背景下,当我们将目光聚焦到当事人的身上,不知是喜是悲?透过舞台,我们得以从一个历史的横断面审视过去,这也称得上是艺术予人的一点价值了。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