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我们提供了一个讲述历史的方式

2017-12-27 17:12:33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如何讲述历史,其实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我们既不能满足于已有的照本宣科,又不能够任意地发挥联想,在文本的基础上做太大的手脚。于是乎,同一件事情,如何阐释,站在怎样的视角,表达怎样的观念,这成了历史所能赋予人的重大意义之一。

“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太过。又言荆轲伤秦王,皆非也。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明也。不欺其志,名垂後世,岂妄也哉!”

当年司马迁写就《刺客列传》,以这样一段话作结,颇有些普世价值的意味,舍身成仁而谓之侠,这样的舍生取义的精神,也成为了中华民族为人所熟知的心理特质之一。

而时至今日,人类文明的进步带动了我们对于过去的重新思考,也让我们有了重新审视历史人物的强大心理动因。

荆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

他是近于无赖的亡命之徒?

还是慷慨壮烈的侠士?

他的牺牲是舍身成仁?

还是赶鸭子上架?

历史的不确定性赋予了一个人无数的面目。

在我们的舞台上,荆轲可以大义凛然,深谋远虑;也可以敏感细腻,儿女情长。

我们要相信,从先秦到现代的两千多年,对于人类的进化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从心理层面加以考量,大体上那些历史人物所思索的问题与今天的我们如出一辙,并无不同。

于是,便有了这部以今人看古人的《我们的荆轲》。

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呢?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