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你有试过为爱的人写一本书吗?

2017-07-05 08:00:20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在电影《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系列中,穿插着一段穷困作家与酒馆老板娘的爱情故事。

三流作家茶川龙之介经营着一家半死不活的小卖店,与身负债务的小酒馆老板娘广美彼此爱慕,然而贫穷成为了二人间的最大阻碍——茶川所能做到的最浪漫的事,也无非是倾尽所有买到了一只戒指盒,将空气指环套在了广美的手上。在第二部中,茶川将自己的这段恋情写成了小说,却意外地获得了芥川文学奖的提名,也藉着这部自己人生中最为成功的作品,广美放弃了与富豪的婚约,有情人终成眷属。

大团圆式的结局,却渗透出日本昭和时代百废待兴的背景下街头陋巷中流露出的浓浓人情味儿,而这段爱情的开花结果,也着实成为了点睛之笔。


为所爱的人写一本书,或许是最为极致的表达方式了,相比写诗、写歌,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那流淌在纸面的爱意流名于后世,经久不衰,使着一份浪漫流传千古,成为佳话,则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主页君能够想起的,只有两件,一为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还有一件,便是小仲马的《茶花女》。

子承父业,而且干得不错,这个事儿知易行难。哪怕是当皇帝,儿子把爹的产业败个精光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可欧洲文坛就偏偏有这样一对父子,凭借着各自的造诣,成就了自己在文学史上的一席之地,这就是大仲马和小仲马。

大仲马,主页君更愿意将其类比作今日的金庸——时至今日,他的《三个火枪手》与《基督山伯爵》仍在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于我们的面前,他是“通俗小说之王”,以强烈的故事性取胜,而在艺术上的地位,相比起来就见仁见智了。

(题外话:米拉乔沃维奇饰演的米莱狄是最得原著精髓的,有异议请不要与主页君联系。)

小仲马则走上了与父亲截然不同的道路。与大仲马擅于从历史传说中发掘素材不同,小仲马将视线回归到了现实之中,更多地关注着社会中存在着的种种问题,这令他的作品有了一股悲天悯人的气质。《茶花女》是他24岁时写下的小说,立时享誉文坛,而终其一生,也无法再有如本作般闻名后世的作品,或许正是因为,书中所写的一切都是他的亲身体会,因而无比投入吧。

乡下姑娘玛格丽特来到巴黎后,以卖笑为生,由于出奇的美貌而成为了闻名于上流社会的“茶花女”,她与富家公子阿尔芒真心相恋,却由于妓女的身份与阿尔芒强烈的妒忌心导致的种种误会而分道扬镳。在历经无来由的诽谤与追偿欠债后的穷困后,玛格丽特黯然逝去,而直到她死后,阿尔芒方才如梦初醒,怀着无限的惆怅与悔恨,为自己深爱着的女子迁坟安葬,并在周围摆上了白色的茶花。

(茶花女的原型玛丽·杜普莱西)

这便是《茶花女》的故事,对于小仲马来说,写下这部书有着重要的意义。

小仲马是大仲马在未发迹前与缝衣女工所生下的私生子,并因此从小受到了不少歧视,早早体会着人世间的诸多不平,这令他的性格出现了偏激的一面,在与大仲马相认后,他疲于应付父亲的诸多情妇,让他对人记恨,冷漠,怀疑,厌恶妓女。

然而命运却与他开了一个玩笑,他最终深爱着的恰恰就是巴黎名妓玛丽·杜普莱西——不难想到,这段真挚的感情在与现实的碰撞中令当时年轻气盛的小仲马如何敏感——玛丽需要以自己的行当维持生计,而小仲马却只能因此嫉妒得发狂。小仲马最终选择了留下一封绝交信,离开了巴黎,当他再次回归时却已物是人非——玛丽病重去世,年仅23岁,昔日的追求者纷纷做鸟兽散,她的葬礼只有两个人参加。

不难想象,在这件事的影响下,小仲马是如何一气呵成写下一部《茶花女》的,而这样的悲剧之所以能打动后人,其中蕴藏着的真实而微妙复杂的情感或许居功不少吧。

《茶花女》为其后的不少文学创作提供了一种范式,主页君在开头提到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想必也受到了这部作品的影响。

而对中国人来说,《茶花女》也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是近代中国引入的第一部西方名著,由林纾翻译后,令国人如同发现新大陆般振奋,传统的才子佳人式小说也就此成为了明日黄花。

(才子佳人类的故事曾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占据着中国叙事文学的主流,以至于形成了一套颇类工业化流程的基本范式,而《茶花女》的引入则如同清流淌进死水,将爱情引申到了更为深远的社会领域,也因此激发起了中国文学界的一股改良之风。)

西方对于《茶花女》这样的题材,可谓情有独钟。威尔第亲自谱曲改写的歌剧《茶花女》影响之深远自不遑论,事实上,在这部作品诞生几年后,小仲马便将其改编为了话剧,同样在当时获得了成功。

对于《茶花女》,我们曾有诸多途径去了解:原著小说,或者电影屏幕,或者曾为国人改编过的戏剧作品……

而这一次,我们向观众呈现的,是最具初心意味的原版话剧。

贝尔格莱德国家剧院是塞尔维亚历史最悠久、最杰出的文化机构,也是塞尔维亚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这座由政府资助的古老剧院已有150年历史。一部《茶花女》也是他们当仁不让的招牌,这部小仲马亲自编写的坚持古典风格的戏剧作品在今时今日尚能上演,主页君想,几可类比于昆曲对于国人的影响,也将为我们带来与众不同的观剧体验。

无论你想要看一次悲剧,或者一次古典戏剧,或者体验一次曾令中国知识分子震撼不已的浪漫,来首都剧场观看《茶花女》都是不错的选择,那字里行间流露出着二百年前的爱意,如窖藏的美酒,或许会醇到令观众无法呼吸。

难得情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