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2017-06-01 08:53:26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我们来计算一个简单的概率:

根据不完全统计,现今中国有近十四亿人口。

而我们将时间回溯2000余年,根据已有的记录来看,秦始皇26年时,全国人口约有2000万,而在汉末的大规模军阀割据之前,东汉桓帝一朝尚存有5600万左右的人口。

在了解了这样一个背景后,我们翻开史书,方才知道,古人所言的“名垂青史”四字,何其之难。

《史记》,共有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

《三国志》,计有《魏书》三十卷,《蜀书》十五卷,《吴书》二十卷。

……

在过去的任何朝代,所谓的“出人头地”都是一桩难事,相较数以千万计的升斗小民,能够被载入史册,留名千古,根本便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哪怕是当时治下几十万人的官吏,或许也早已不知所终。

是的,在封建王朝统治的千年间,这便是一种痛苦,在“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的逻辑下,多少人为了能够“赢得生前身后名”,前仆后继,穷尽心力,以至于无所不用其极,而终究这其中出类拔萃的人才,方才获得了在传记中的寥寥数笔。

吴起便是这样,细究他的发迹史,“杀妻拜将”既是他人生的一大污点,却也是成就他不朽功业的第一级台阶。

然而,为了达到这个巨大的目标,他所牺牲的,是在那个时代更为艰难的女性的性命。

从史书中指摘出一些女子,更是何其之难。

直到《后汉书》,方才有了“列女传”,以母仪传、贤明传、仁智传、贞顺传、节义传、辩通传、孽嬖传七传,列举了105位女性,而其用意却本在于劝谏昏君,以盼其有所警悟——即使这些有名有姓的女性,也被视作了男性的附属般存在,如镜鉴,如装饰,却唯独没有了生而为人的一点栩栩如生。

刘安可以为了刘备而杀妻,张巡可以为了守城而杀妻——仿佛中国古代一直就有着这样的慷他人之慨的“杀妻文化”,这样所谓的“大义”无一不受到后世的赞颂,在举世的称许中,所谓的“贤德”,也染上了血腥的色彩。

而我们,希望在戏剧作品中,为那些曾存在于史书中的有名或无名者涂抹上人的色彩。

如同,我们在《画眉》中,为吴起的那位齐国妻子取名“思姜”,这便是一个开始。

提起“画眉”,最为有名的当属“张敞画眉”,汉人张敞为妻子画眉,夫妻恩爱,却因此招致非议,终不得重用——到了今天,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却呈现出了历史记叙中难能可贵的脉脉温情。

我们将这缕温情沿袭到了舞台之上,只希望,以一个更为现代的视角,去看待一段冷冰冰的历史——或许,这样的故事无关于历史,然而关于情感与功名的考验,却着实是任何一个时代的人们都要面对的重要命题。

(摄影:李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