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接下来,让我们讲讲古

2017-05-24 02:20:06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时值初夏,《茶馆》的火爆尚且历历在目,而去年由班赞导演的一部引起较大反响的民国范儿话剧《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也刚刚以基本全满的表现结束了本轮在实验剧场的演出。北京人艺建院65周年纪念日日益临近,而接下来我们也将在首都剧场与实验剧场,以两出颇具人艺风格的作品为剧院庆生。

两部作品都在舞台上为我们呈现出了一段古代故事,如果说西方最为典型的戏剧是古希腊式的吟诵,那么在话剧舞台上展示出中国人的审美意趣与追求也略可作为我们对于“民族化戏剧”的一点理解与探索。从北京人艺总导演焦菊隐提出“戏剧民族化”概念以来,自《虎符》《蔡文姬》以降,我们也一直在以“讲古”的方式对民族化做着自己的尝试。

将于5月25日在首都剧场上演的《大讼师》,便是年过九旬的导演蓝天野以自己大半生的舞台经验换取的一次全新实验,从京剧中寻找素材搬上话剧舞台,也的确称得上独辟蹊径。作为北京人艺最具资历的元老之一,蓝天野经历了焦菊隐从《虎符》到《蔡文姬》《关汉卿》等剧,从手眼身法步融入话剧舞台的初步尝试,到渗透入民族哲学审美意境的探索过程,就某种意义上而言,这部《大讼师》也可谓是在“民族化”命题之下的集大成者,它既保存了中国戏曲传统的叙事手段与风格,同时也采用了话剧独有的表现手法,无论票友抑或戏迷,总能从中各取所需。

而由顾威导演的小剧场话剧《画眉》则将于5月26日在实验剧场开始新一轮的演出。这部作品以战国名将吴起“杀妻拜将”的故事为原型,却脱离了历史原有的痕迹,转而在另一个平行的时空之中,通过吴起另一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遭遇,阐述了多个戏剧命题,既有对于宿命的解读,也有关于厚黑学与帝王之术的解剖,同时以“画眉”这样一个行为,为冰冷的历史文本注入一丝女性的温柔。全剧如同一块玉沁,初时冰凉,而后温润,乍看尚新,却仍有丝丝血沁在宣告着这部作品的丝丝古意与深远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