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动态  >  内容页

“为民请命”——从古至今都是心技一体的技术活儿

2017-05-23 02:56:38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5月25日,由蓝天野、韩清导演的话剧《大讼师》就将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这部作品脱胎自中国传统戏曲《四进士》,讲述了明嘉靖年间一桩官官相护冤案逆转的始末。在这部戏曲经典百年的传承中,也经历了主角由八府巡按毛朋到大讼师宋士杰的转变——如果以观众的观赏心理作为依据,这样的变化着实耐人寻味,纵使在当时市井小民的心中,清官廉吏或者固然难寻,三年清知府仍免不了十万雪花银,而似宋士杰这般为民请命的铁嘴文人,在他们看来或者更为难得。

早在尧舜之时,华夏文明便有了“谤木”的传统——竖立于交衢要道,让路人书写谏言,多少为人民提供了一条自下而上的请命通道,然而随着封建中央集权的渐行,谤木也渐行化为颇有中国特色的华表,仅仅承担着建筑物的装饰作用。


郑国多相县以书者,子产令无县书,邓析致之。子产令无致书,邓析倚之。令无穷,则邓析应之亦无穷矣。是可不可无辩也。可不可无辩,而以赏罚,其罚愈疾,其乱愈疾。此为国之禁也。故辩而不当理则伪,知而不当理则诈。诈伪之民,先王之所诛也。


——《吕氏春秋·审应览》

在中国,每一行都有自己的祖师爷,而“讼师”这一行也不例外,追溯历史,春秋时期的郑国政治家邓析便是中国最早有记载的法律代言人。他从国家律令中寻找漏洞,为百姓分析解答,还亲自为人代理诉讼,以至于私撰《竹刑》,编制更为合理的法律条文,最终为当时的郑国执政子产所忌,将其处死。

自邓析之后,讼师便总予人有搬弄是非之嫌。然而虽然时而被蔑称为“讼棍”,但讼师的“刁钻”却也总充满着对于权威的反抗与对百姓的同情——毕竟,在一个实际以权贵利益为准,表面却以朝廷律令大作文章的时代,平民百姓欲求一公正而不可得,只有求助于讼师,以维护自己的基本利益——在这样的情形下,宋士杰便应运而生了。

(当年的“南麒北马”都曾上演过《四进士》,也正因为马连良、周信芳两位大咖的推动,方才使宋士杰有了今日的名气)

在《四进士》中,宋士杰为了替杨素贞打官司,告倒两员封疆大吏,一个百里县令,犯了“民不告官”的罪状,险些被发配充军——这也并非戏子妄言,历朝历代,在儒家的“息讼”思想下,民告官往往要付出惨烈的代价——坐笞五十,判徙千里,打板子,滚钉板都绝非危言耸听。而纵使在这样的苛刻条件下,仍有了《四进士》这样流传于今日的故事,或许,正是剧中人的一腔正义,方才促成了一出戏的流传千古。而我们今日,以话剧的形式重演《大讼师》,也谨以此表达一点对于宋士杰这类人的敬佩,毕竟,正义才是永不过时的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