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物馆动态  >  内容页

田汉: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多面手

2018-03-29 14:57:13 作者:佚名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到:

田汉1898年3月12日生于湖南省长沙县,家境贫寒。但他一直得到舅舅的资助得以读书,后来舅舅把他送到了日本去学习。在日本的学习彻底改变了田汉的生活方向,原本他是想学政治,但最后投身于艺术,投身于文学。所以日本是他思想转变的关键的地方。

田汉是一位出道很早的作家,他很小就开始写作,最早的记载是他13岁时写的一个戏曲剧本,叫《新教子》,而且当时还在长沙的一个报纸上发表了。从日本回国以后就逐渐成为了我国最有名的话剧作家之一,也是影响非常大的剧作家。

田汉是一位激情四溢的作家,他的作品带有鲜明的个人特色,是别人模仿不了的。他还是一个多面手,既写话剧又写电影,还写戏曲,当然还有歌词创作,众所周知我们的国歌就是他的作品。

20世纪20年代,田汉年仅20多岁,就已经创作了很有影响的作品,比如《名优之死》,被誉为20年代最优秀的话剧作品之一。在田汉的发展路径中,“求变”是他最大的特点。每当人们试图给一个他定位的时候,他又变了。而且田汉不只专注在某一个领域,这也是民国时期许多作家的特点,他们在很多领域齐头并进,都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田汉最初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浪漫主义作家,任何作品在他的笔下都会写得特别浪漫,浪漫到当时很多中国人觉得有点食洋不化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写成这种样子。他当时有一个戏叫《南归》,就写个流浪诗人,像一个游隐诗人一样,他到处流浪。其间就到了一个女孩的家乡,在女孩家住了很久,这个女孩就爱上了他。可这诗人体内的那种流浪基因又驱逐他继续流浪。尽管他也觉得这个女孩很好,可他还是离开了。所以女孩的母亲就劝她不要再等他了,他不会再回来了,让女孩接受另外一个比较现实的、比较务实的男子的求婚。正在女孩犹豫不决,这个诗人又回来了,听女孩的母亲说她可能要接受另外一个人的求婚,于是诗人就又走了,最后是以女孩去追诗人告终。在田汉的作品里面,尤其是他早期的浪漫主义的作品里面,我们很难找到那种非常圆满的结局,基本上都是让人感到很惆怅。所以田汉和一般世俗作家是完全不同的。

以他20年代非常有影响的两部作品是《获虎之夜》和《名优之死》来看,这两部作品是风格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作品是极其浪漫的,一个作品是很写实的,但都有现实主义特色。所以《名优之死》的完成,可以看作是他转向的标志,从一个非常浪漫的作家转变成了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家,但是还没丢失他身上的浪漫情结。

他的《获虎之夜》,这是20年代很有影响的,也是很多剧团都排演过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特别有意思,在今天很值得回味。田汉对这个作品有很明显的偏爱,在很多场合对这个作品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个作品就是浪漫加写实,两种风格不是非常调和的出现在了这个作品里面。开始他用了很长的篇幅来写湖南冬天农村的生活状况。这一段写的特别生动,尤其在南方经历过冬天的人都有那种感觉,就是南方的冬天充满湿漉漉的味道。但是下面他笔风一转,就在这个非常现实的农村里有两个绝对不现实的年轻人,一个叫莲姑,是这个戏里面的女主人公;一个叫黄大傻,从这名字看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一个特别精,特别务实的一个人。二人是表兄妹,黄大傻的父母已经死了,所以他就寄居在舅舅家,但是他爱上了这个表妹,可他的表现似乎和农村格格不入,他成天就像一个诗人一样,不务正业,被他舅舅赶出去了。可出来了以后还是什么都不干,他不想学任何手艺,也不想挣钱,每天就在山上游荡,晚上住在庙里。但他每天要向朝圣一样,必须要干的一件事是什么事呢?就是每晚无论什么事、无论什么情况都要站在山冈上,远远的看一看他表妹的窗口有没有亮起灯。黄大傻的舅舅是要干一件大事的,他事先挖了一个陷阱要围捕一只老虎,本来他很有把握。结果黄大傻又去山冈上看灯的时候,突然就掉到了这个陷阱里面去了,等大家把他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莲姑本来是很隐忍的,很沉默的,当黄大傻被抬到莲姑家里的时候,她不顾一切的就爆发了,告诉她的父亲她不要嫁什么富人家,她一定要和她的表哥在一起。实际上最后肯定是一个悲剧性的结局,她的父亲不同意。但是我们看这个戏,你就会觉得一方面这个环境是非常写实的,另外一方面人是非常浪漫的,但是当时是不为人认可,因为大家都觉得在农村可能很难有这样的青年出现。

     《名优之死》是田汉根据当时一位叫刘振声的名演员被气死在舞台上,吐血而亡的一个真实事件写成的。剧中描述了外部环境对演员的压迫,表面上看起来光鲜的演员,却面临着各种压力,此时还能不能洁身自好,还能不能一辈子把艺术当成自己愿意奉献的东西?之于今日仍有非常现实的意义。田汉塑造了一位愿意奉献,把京剧视为生命的男主人公。他经常告诫他的徒弟:京剧就是我们的玩意儿,不管你长的有多漂亮,不管有多少人捧你,玩意儿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觉得这种话今天来看也不过时。他又写到了他的这个徒弟刚刚崭露头角,就受到了各方面的诱惑,能否把持的住,能否真的从心底里敬畏你的这个玩意儿成为了鲜明的主题。90多年后的今天再来看这部剧作,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很有预见性。

30年代开始,田汉的创作风格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加入了话剧民族化和本土化的现实元素。此外,他的作品很少有平铺直叙演下去的,都会加一点与众不同的内容进去,比较多的形式就是乐曲和演唱。他作品中的很多插曲都成了当时的流行音乐,比如《义勇军进行曲》当时就是流行音乐,解放后被定成了国歌。再比如《南归》、《回春之曲》这些作品都有插曲,这是他一直追求的风格,也是他与众不同的一大特点。

田汉当时在中国的剧坛、文坛都是非常有影响力、非常有号召力的一个人。他人缘很好又非常豪爽,他在剧坛很活跃的时候,很少有人叫他田汉,大家基本上都叫他“田老大”,哪怕兜里只有一块钱,来了朋友照样可以带你下馆子,至于明天吃什么,明天再说。正因他这种豪爽的性格,给他的创作也带来很直接的影响。所以他的作品很少有温情脉脉的东西,很少有很婉约的东西,像曹禺这种《家》《北京人》,我觉得田汉是写不出来的。如果说用风格来划分的话,他应该属于豪放派的,完全不会写小桥流水的那样的东西。1958年,田汉在他60岁时写成《关汉卿》。郭沫若当时做了个特别准确的评价,认为《关汉卿》这部戏适逢田汉60岁,这是田汉写给自己的,是他的自颂。

田汉的成就不仅仅是在话剧方面,他也创作了很多的戏曲作品,对于戏曲现代化的转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今天看到的戏曲的演剧形式可以说是田汉奠定的基础,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田汉在戏曲方面的重大贡献。

田汉创作的戏曲剧本,不是那种古典式的,而是现代戏曲,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新编的戏曲,和以前的是不一样的。当时有很多激进的新民主主义者都提出戏曲应该完全从历史舞台上除去、扫掉,中国不应该有戏曲这样的存在。而还有一批进步人士是持有不同观点的,比如欧阳予倩、田汉,他们二位都是写话剧出身的作家,小时候都喜欢戏曲。他们认为戏曲的问题很多,第一个就是思想陈腐,剧中有很多毒素,比如说要妇女三从四德,愚忠;表演形式上也需要有改进,但它毕竟是中国老百姓主要的一个娱乐方式,所以他们不赞成把戏曲全部拿掉。于是在二、三十年代,田汉开始对戏曲剧本进行改良,把以前戏曲中思想贫弱,陈腐的内容都摒弃,加入积极向上的内容形成新戏曲唱本,让现代的观众看到和以前的不一样的剧本。与此同时,他还把民族的元素更恰当地运用到了话剧作品之中,所以他话剧的民族化、戏曲化的味道很浓。

因为田汉人缘很好,跟他约稿的人很多,所以他写的东西就特别多。光《田汉文集》就有20卷,每卷都很厚,内容之丰富、涵盖领域之广泛,都是我们今天特别难以想象的。他写东西特别快,很少有花费很长时间创作的作品。据他自己回忆,他经常一回家家里就坐个人,是来跟他约稿子的,而且还是马上就要,明天就要刊登。所以他经常就马上写,写完就发表。因此,看田汉的作品,经常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就是他写得很多,很快,很有激情,但是在打磨上确实弱了一点。如果他更有时间、更有精力,给他更从容的创作环境,我想他会写得更好。

解放后他又创作了几个戏曲剧本,那真是经过精心打磨的,比如说《白蛇传》。虽然在这之前民间已经有很多版本了,有曲艺的、戏曲的,但是田汉的《白蛇传》出来以后基本上就成为了演出的定本了。像田汉这样又从事革命工作,又要搞戏剧创作,还要和三教九流周旋,时间是有限的作家,对作品的打磨不够确实有些遗憾。田汉的作品虽然有这种不是很精致的感觉,但是却有他独特的魅力,能吸引人想要一气呵成地看下去,那就是他无所不在的激情。那种蕴藏在他体内的激情,似乎要随时迸发出来,让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这是田汉的作品,有他鲜明的烙印。

注:本篇文章整理于2017年9月23日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王永恩老师讲座更多>>